相关文章

苏州治理蓝藻关闭太湖闸门 4亿尾鱼苗死亡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szlrhb.cn/

6月上旬,正是苏州横泾水产苗种场的邹水明和李永明,播撒鱼苗,期待丰收的好日子,一场意外事件却打乱了两人的工作节奏。5月31日,因太湖蓝藻爆发,苏州太湖闸门关闭挡污。同时,他们自家的鱼塘中,依赖太湖水繁殖的鲮鱼苗意外死亡。事后,他们去相关部门讨个说法时,发现没有部门能为此事负责。为了保护太湖水域免受污染,断闸行为当然是必要的,但邹水明还是希望能够搞清楚鱼苗死亡的真正原因。  

 渔民:4亿尾鱼苗10天内死亡

做了20年水产生意的邹水明告诉记者“这次损失了30多万元,一年的心血白干了”。在邹、李二人位于横泾新路村的鱼塘内,记者看到,4个孵化环道有两个已空空如也,剩下的两个死水一潭,不见丝毫鱼游壕梁之趣,反而泛出一阵阵异样的鱼腥味。邹水明拿出鱼网在池水中捞了一把,水从网洞里流走后,只有黑色的鱼苗尸体残留在网底,“前后一共繁殖了4亿尾鱼苗,全都死了”,邹永明无奈地表示。

邹水明告诉记者,自己根本不知道苏州太湖闸门已于5月31日关闭,才于6月3日开始生产鲮鱼鱼苗,共繁殖七批。第一批于6月3日投入,6月8日全部死亡。也就是在那天,他了解到太湖关闸了。可惜的是,在6月3日和8日之间,他们已进行了四批次的人工繁殖,并培育大量鱼苗,但都因水质问题先后死亡。6月13、14日,得知太湖水闸每天打开3小时,抱着一线希望,两人又开始下水投苗,但希望很快落空。截至19日,邹水明和李永明10天内后培育的4.2亿尾鱼苗全部死亡。

邹水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鲮鱼鱼苗仅吴江市需求量最少70亿尾,而苏州市鲮鱼鱼苗种生产厂家只有3家,一共生产苗种也就20多亿尾,鲮鱼苗在苏州市场上供不应求。他把鲮鱼苗生产当作经济增长点,为此还在去年花4万多元对鱼场进行了改造,现在这一切都打了水漂。

对于自己的损失,邹水明直言根本原因在太湖水闸的意外关闭。鲮鱼苗是季节性产品,繁殖日期只能是在每年的6月上旬,而且必须依赖活水繁殖,错过了这个时间,损失就无法弥补。他认为太湖断闸和无锡蓝藻事件有很大关系,事后,他跑过吴中区水利局和吴中区水产畜牧局,他们承认确实有关闸这件事,但谁也不愿意对此事承担责任。

政府:谁该为鱼苗之死“买单”

吴中区水产畜牧局沈局长告诉记者,他们已接到了邹水明的投诉。邹水明称,自家的鱼塘水质因太湖水闸的关闭而变坏,而他们事先没有接到关闸通知。水产畜牧局的工作人员,已于日前赴横泾新路村进行了调查,并多次和吴中区水利局沟通。但水利局坚称,关闸是按照上级的指令所为,而且鱼苗的死因究竟是不是水质引起的,也没有经权威部门的认定,所以责任问题很难说。

据介绍,水产畜牧局也建议邹水明对水质进行化验,以求得具体证据,但该找谁认定谁也不知道。沈局长表示,渔业养殖存在一定风险,水质变坏也有很多原因,在没有专家认定之前,很难说谁该为此事负责。当然,邹水明他们根据多年的养殖经验,判断问题出在太湖关闸,如果问题属实,还是要问吴中区水利局。

为此,记者电话联系了吴中区水利局。局办公室的李先生证实,太湖关闸确实和无锡蓝藻事件有关。5月31日,苏州市防汛指挥部接上级指令,关闭了沿太湖各闸门。他提醒记者,要了解详情,可以和堤闸管理所联系。

记者随后拨通了水利局堤闸管理所的电话,一位陈先生告诉记者,5月31日晚10点多,他们接到了苏州市防汛指挥部的电话,要求迅速关闸挡污。由于事发突然,通知时间相当仓促。提前了解情况的工作人员,从下午开始把关闸的通知贴到了各闸口,还派出专人连夜守候在闸口向通过大闸来往太湖的群众解释。太湖地区的几个主要城镇,如东山镇的有线台,也都以滚动字幕的形式播发了这一通知。陈先生表示,当时情况紧急,而他们人手又不够,要保证每一个渔业生产户都收到通知有很大难度。虽然如此,他们也尽了最大的努力。凡是在太湖大堤之内的渔民和公司,他们都保证通知到;大堤以外的,就只能依靠电视媒体和网络的力量。

至于横泾,他表示,横泾的闸口有29个之多,通知任务相当繁重,有没有让每一个渔业养殖户都知道,确实很难说。

水利局的殷局长告诉记者,此事他已经知晓。就他了解的情况来看,邹水明的反映是属实的。渔民也是弱势群体,遭受如此大的损失,确实应该想办法来弥补。但关闸也是大事,是从太湖流域整体利益的角度出发的。堤闸管理所的断闸行为是为保护城市河道免受蓝藻污染,是为了保护公共利益。堤闸管理所承担向公众告知水闸关闭的义务,但不可能保证把这个情况告诉任何一个渔民。至于水闸被关以后,渔民鱼塘中的水质好坏,这是他们无法预料的。

沈局长表示,他希望邹水明能和水产畜牧局协调好,由水产畜牧局牵头一起把这个损失情况向上级单位反映,寻求一个稳妥的解决办法。

律师:维护公益同时保护私益

公大律师事务所的於峰律师告诉记者,毫无疑问,政府关闸的行为是行政行为。认定该行为效力的关键在于,执行机关的通知义务应以哪种方式为之。是挨家挨户地通知?还是发一个公告统一通知?如果是前者,效果肯定是好的,但付出的行政成本将令执行机关难以承受,这些举措应在相关应急预案中有明确要求。

另外,此事发生在太湖蓝藻大肆爆发之时,行政机关紧急关闸也是为了维护公共利益,如果蓝藻真的侵入苏州内河河道,更多渔民的利益将受到侵害。因此,政府的行为也是一种紧急避险的行为,具有合法性。因此,严格地说,断闸行为不是行政侵权行为。在这种重大的突发事件面前,私人利益的保护必须服从公共利益的需要。

於律师建议,当务之急是要认定事故发生的原因,只有解决这一点才能谈得上谁来赔偿的问题。

新闻链接:龙城责令关闭258家污染企业

本报讯(记者 杨黎 通讯员 环保宣) 日前,记者从环保部门获悉,环保部门采用“人防”加“技防”的办法,对常州市入太湖河流沿线业已查明的173个排放口及所属182家企业进行严防死守和高压严打。

据了解,截止到6月18日,市、区两级环保部门已出动执法人员5385人次,检查企业2590厂次,排查建设项目672家。对发现的环境违法行为按违法性质分别进行了严肃查处,其中列出建议所在地政府责令关闭企业名单258家,下发停产通知书189份,责令停产停排15家,限产限排103家,下达限期治理任务10家。对符合行政处罚条件的迅速进入行政处罚程序,其中立案47件,已发出行政处罚告知书39份,告知处罚额160.5万元;申请法院强制执行8家。

苏州放流千万鱼苗“吃”蓝藻

6月20日,苏州市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活动再掀高潮,苏州工业园区、吴中区、虎丘高新区和相城区等四个城区放流点共放流鱼苗400万尾。到目前为止,苏州全市已完成放流鱼苗、鱼种1400万尾,主要放在长江、内河以及太湖、阳澄湖入湖河道。预计今年苏州的放流总量将超过5000万尾,其中花白鲢的放流比例超过50%。

今年是苏州市历史上放流规模最大的一年。今年的增殖放流还调整了放养的品种结构,其中花白鲢的比例超过50%,而往年只有不到20%的比例。苏州市渔政管理站副站长尹维介绍,从生物习性来看,白鲢主要以浮游植物为饵料,花鲢主要以浮游动物为饵料,因此增加花白鲢的比例,从一定程度上,可以通过生物链的作用,减少水体中的蓝藻数量,花白鲢的比例超过总尾数的50%。

相关报道 中新:近日云南滇池蓝藻爆发

新华社6月25日电 近日因气温较高,滇池蓝藻大量繁殖,岸边的湖水变得如绿油漆一般,散发出阵阵腥臭味。滇池管理局工作人员25日证实,滇池确实存在蓝藻爆发现象,但在正常范围之内。据昆明市滇池管理局宣传教育处介绍,随着气温升高,滇池水体富营养化加重,造成蓝藻的疯长。和以往每年的情况类似,进入5月以后,滇池开始爆发蓝藻。而实际上,因今年雨水较为充足,此次蓝藻爆发,相比去年同期程度略轻。滇池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说,自从昆明市掌鸠河引水供水工程3月25日供水后,昆明市民都不再喝滇池水了,因此不必担心蓝藻爆发会影响市民饮用水。

见习记者 孟正中 文